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哥布林蹂躏的少女
被哥布林蹂躏的少女

被哥布林蹂躏的少女

所谓的平稳日常是非常脆弱的玩意儿,尤其是在这个邪神横行,魔物肆虐的世道中更是如此。


  「听姊姊的话,要在这里躲好,绝对不能出来喔!」留着棕色长发的少女面色凝重的叮咛着眼前的男孩,她得到男孩的承诺,并确认他已在橱柜中躲好,便将厨柜门拉上。


  简陋的客厅已灭掉所有光源,皎洁的月光从窗户射入,将空间染上银白的光芒,看似平和,实则为暴风雨前的宁静。


  少女握着一根锄头(那是家里唯一还像是武器的东西),等待『暴风雨』的来临,尽管她希望甚么都不会发生,但她明白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暴风雨的真实身分是『哥布林』,一种由纯粹的恶意所构成的魔物,虽说单体构不成威胁,但它们必定是成群结队的行动,以洞穴或废墟为据点,并袭击附近的村子取得食物。


  贫穷的边境村落不可能挡的住成群结队的哥布林团夥,它们所到之处必定损失惨重。


  哥布林团夥的袭击在数天前便有预兆,尽管村长已向附近的冒险者公会发出讨伐委托,但最终没半个人来,毕竟一个贫穷的破村实在出不了多少钱,於是一天拖过一天,灾难终於在今晚发生。


  躲在黑暗中的少女已经可以听到村落中此起彼落的冲突声响,有男人的怒吼也有女人的哀号,有物品被破坏的碎裂声,以及时不时参杂在其中令人头皮发毛的邪恶笑声。


  终於有脚步声靠近自己的家了,少女再次瞄了一眼橱柜,确认弟弟有好好地躲着,便起身面对大门,她必须面对,因为一旦她也躲起来,哥布林势必四处乱翻,而唯一弟弟就有可能被找到,为了确保弟弟的安全,她必须亲自吸引哥布林的注意。


  随着『碰-』的一声,脆弱的木制大门被一只哥布林一脚踹开,共四只哥布林闯入少女的家,它们一看到少女,丑陋的面孔立刻露出下流的表情。


  哥布林混浊的黄眼中映照着少女的身姿,她身穿淡蓝色的上衣和长裙,简单的衣料藏不住前凸后翘的姣好身材,系在腰上的缎带突显她腰肢的纤细,少女的面容虽非美若天仙,但也足以称得上是清秀佳人,她的皮肤白皙细致,柔顺的棕色长发绑成一束马尾垂在胸前。


  这种邻家女孩气质的少女一直是哥布林的最爱,但在它们发楞的瞬间,少女立刻把锄头大力一挥,前端的刀刃不偏不倚的砸入领头哥布林的脑袋,瞬间毙命。


  哥布林没有同伴意识,但同类被杀却会本能的愤怒,因此剩下的三只哥布林开始行动了,少女想挥动锄头应对,但却发现锄头卡在挂掉的哥布林的脑袋上,她一时慌了手脚,被左侧袭来的哥布林一棍打在腹部上!


  剧烈的疼痛让少女瞬间跪倒在地,两旁的哥布林立刻涌上将少女压倒,最后一只哥布林露出淫笑靠近她的双腿,虽说身体因剧痛而迟钝,但挣扎还是做得到的,力量只有人类孩童程度的哥布林得使出浑身解数才能压制少女,而这让哥布林们十分不悦。


  哥布林从不是甚么有耐心的种族,靠近双腿的哥布林立刻举刀,往少女穠纤合度的大腿刺下!


  少女白皙的双腿顿时血流如注,大量出血所带来的虚脱让少女意识到死亡,但她不能死,一旦自己死了弟弟就危险了,少女本能的明白接下来的遭遇将让她生不如死,但为了争取弟弟活命的机会,她半放弃的停止挣扎,承受即将发生的一切-三只哥布林淫笑着,七手八脚的把少女的上衣和长裙撕成碎片,雪白的裸身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展现在哥布林眼前,纤细的柳腰、饱满的乳房以及圆挺的丰臀,精致的身躯令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村姑的肉体。


  看着散落四周,曾是自己最喜欢的衣服的破布,少女脑中闪过的是今天早上穿好衣服后对弟弟问「今天姊姊看起来怎么样?」的场面,但这份温馨的家族回忆将被哥布林完全沾污,她不禁留下眼泪哥布林是完全照本能行事着物种,看到少女『顺从』的崭露自己的娇躯,两只哥布林立刻对着她丰圆的乳房用力的又吸又揉,充满弹性的乳肉被哥布林玩出各种夸张的形状,白净的双乳沾满哥布林腥臭的口水。


  哥布林当然不懂怜香惜玉,粗暴的玩法另少女不断的发出哀号,但这只会让哥布林更加兴奋。


  同时另一只哥布林则强行掰开她的双腿,那根丑恶的阳物对着少女未经人事的处女穴,在毫无任何调情的乾燥状态下,直接顶开粉色紧密的穴口,一鼓作气的直通最深处的花房!


  象徵贞洁的那层薄膜,在这样的攻击下毫无任何抵抗的被彻底粉碎,鲜红的血丝从粉穴的缝隙中流出,少女瞬间感到一阵被撕裂般的火辣疼痛,她很清楚的感受到一根灼热的异物,强行撑开她的蜜穴直通花房入口!


  阴道的肌肉本能的开始收缩,无视少女的意愿,用那肉壁上的绵密皱褶,以不规律的挤弄,取悦着贯通少女的异物,那本应是为了怀上心爱之人的后代,而用来取悦心上人的男根,进而搾取种子的机制,但现在却作用在丑恶的哥布林身上。


  当少女年幼还不懂何谓性爱时,便对生孩子这档事有着童话般的幻想,等到长大身体成熟了解性爱后,也仍带着「或许哪一天能跟喜欢的男性做…」的少女情怀,当看过邻居太太用乳房对孩子喂奶的画面后,更偶尔会边揉着自己胸部,一边自慰一边想像,自己将来也能怀上可爱的孩子,体会为人母的喜悦。


  但这些梦想全被哥布林的丑陋肉棒强行贯穿粉碎,纯洁美丽的阴穴被恶心的哥布林阳具污染,本应给予心上人的服侍,现在却不受控制的给予哥布林,随着阴道的收缩,哥布林肉棒那恶心的形状更清清楚楚的刻入少女的脑海。


  哥布林的抽插是毫不留情的,每次的动作都是快又剧烈,几乎整根拔出,再用力挺入,哥布林的脑袋不灵光,但肉穴给予阳具的爽快刺激,还是让它本能的理解到,眼前正享用着的雌性十分优秀,因此更加卖力的抽动,只为了能尽快播种。


  初经人事的少女当然承受不了这种虐待,本来的低声哀号转变为剧烈的惨叫,但哥布林不可能理会少女的痛苦,两只舔着乳房的哥布林,被少女痛苦的反应刺激的更加兴奋。


  等不及轮到它们抽插,一只骑上少女的胸口,挺着丑陋肮脏的阳具,就这样插入少女白净挺拔的双乳之间,用乳房挤出深沟来夹紧阳具,接着就疯狂扭腰,滑嫩的乳肉和深邃的乳沟能够带来极上的愉悦,但哥布林才不懂细细品尝,这只强迫少女乳交的哥布林只知道这样能爽,完全不管这样是否会伤到少女那细腻的皮肤-而另一只哥布林跨上少女清秀的脸蛋,强行撬开少女的小嘴,把那沾满污垢的腥臭肉棒直接塞入她芬芳的口腔中,浓烈的臭气薰的少女脑袋发晕,本能地想用嘴呼吸,却变成主动吸允肉棒的窘境,各式各样的污垢和着少女甘美的唾液,无可避免的滑过小巧的喉头,流入纤细的胃袋中,少女非自愿的口交,让骑脸的哥布林十分愉悦,也不管少女是否会呛到,自顾自地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


  少女流着泪水,忍受着下半身撕裂般的肿胀,上半身粗暴的摩擦,以及口中令人作呕的腥臭,一切只为了吸引哥布林的注意,增加弟弟的活命机会。


  终於,抽插少女阴穴的哥布林到达了极限,在阴道肉壁的强力挤弄下,在少女体内最深处撒下白浊的种子,它射的又多又急,少女瞬间感到体内的哥布林阳具突然胀大,并一抖一抖的颤动着,随着颤动,她感觉到大量浓稠灼热的液体在自己的腹部深处散开,填满某个小巧的空间。


  处於打击中的少女,还没来得及思考到刚刚灌入肚子里的温热液体会让自己的身体发生什么事,奸污着她的丰胸和小嘴的两只哥布林也有反应了。


  享受乳交的哥布林,不过抽插个几下,那短小的阳具就在深邃的乳沟中喷射出黏稠的精液,大量精液迸出乳沟,喷上丰满的乳房,让白皙的乳肉沾染上恶心的黄浊。


  强迫口交的哥布林也忍不住了,肮脏的肉棒抵着少女的喉头射出大量精液,无视少女的意愿将恶心的液体灌入她的食道,少女被恶心的味道熏的作呕,刚吞进去的精液就从她的小嘴边满溢出来,弄脏她娇美的脸蛋。


  在阴道中射精的哥布林显得意犹未尽,腔肉蠕动所带给阳具的刺激让它舍不得离开,又多抽插个几下,但才多待个几秒,玩乳交的哥布林便上前把它推开,阳具一离开的瞬间,灌满少女肉穴的精液便从沾着血丝的红肿阴穴口流出。


  玩乳交的哥布林不以为意,挺着肉棒『咕啾』的一声,直接插入精液倒流的小穴,阴道壁的蠕动和温热带给阳具截然不同於乳交的刺激,如果是由正常男人来享受的话肯定会想好好赞美这样的腔穴,但对哥布林而言,最多就只知道『这和乳交不同』然后就没其他感想,和前一只一样只知道这样很爽,然后拼命挺腰,最后在最深处喷出浓稠白浆。


  等到第二只哥布林也满足的退出她的身体时,阴穴口除了倒流的两炮精液外,还开始流出晶亮的蜜汁,无视少女的意志,她的身体为了适应现况开始做出调整。


  有了淫水和先前内射的精液,少女的淫腔已足够湿润,因此当第三根哥布林肉棒进入时,少女几乎已无痛楚,甚至很惊恐的发现,随着哥布林的抽动,她开始感到一股异样的酥麻,然后这股酥麻渐渐地变成快感的波浪!


  『自己居然会觉得被哥布林上很舒服!?这绝对不可能!』袭来的快感另少女惊愕不已,她很清楚地感觉到,腔肉挤弄哥布林肉棒的频率越来越快,本来时有时无的酥麻感,开始越来越频繁的袭来。


  但尽管快感的波浪越来越明显,基於人类的自尊和少女的矜持,她忍耐着窜升的快感,仍继续惨叫,可似乎已无当初那般凄惨……当体力渐渐丧失,少女的意识开始朦胧时,突然在体内深处扩散开的温热,把她的意识重新拉回现实,她这才发现自己已不知何时被运到广场,周围聚集了一堆哥布林,白皙曼妙的裸身早染满哥布林黄浊的精液,而刚才扩散开来的温热,已不晓得是第几根哥布林肉棒的射精了。


  快感的波滔已无法忽视,随着第N根哥布林肉棒的进入,下体被填满的充实感,让脑中扩散的酥麻彻底爆发,少女终於『啊嗯!』的一声,无法克制地发出娇媚的鸣叫,同时身体不自主地颤抖,柔嫩的肉壁紧紧捆住刚刚插入的肉棒,一道道温热淫汁从腔内喷洒上凶恶的阳具。


  随着这声娇鸣,被哥布林干到高潮的事实,让少女的心崩毁了,她突然觉得刚刚的矜持彷佛全都是屁,勉强睁着无神的眼眸,她看到四周除了满满的哥布林外,还有其他女村民,每个都被彻底的凌辱着,离她最近的就是她最要好的闺密。


  那位闺密被挂在粗壮的树枝上,双腿被M字形撑开,其中一条腿已被砍掉,只留下参差不齐、血流如注的伤口,她的嘴巴被割开,连哀号的力气都没了,像个断了线的人偶似的,无力的承受哥布林的奸淫。


  看来她运气非常不好的遇到性情暴虐的哥布林,与她的遭遇相比,自己不过是大腿被刺了一刀,少女已经混乱的大脑不禁想着,正在干自己的哥布林真是温柔……在这样的念头窜出来的瞬间,少女的理性如玻璃般破碎了,突然觉得为了保护弟弟什么的全都是谎话,忍受哥布林的奸淫根本不是为了保护弟弟,只是自己欠干罢了,自己就只是个荡妇,一个被哥布林干了还会高潮的荡妇,难得遇上『温和』的哥布林,不好好服侍一下可不行呢……随着理性崩毁,感情也跟着一起扭曲的少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不正常,她对着周围的哥布林露出从未露过的抚媚笑容,突然觉得这些渴望着自己的小家伙真是可爱,就连正在阴道中卖力抽插的阴茎,也觉得必须好好服务。


  她开始配合起哥布林的动作夹紧阴道,效果十分显着,她感觉得到肉棒在她的阴道中又兴奋的胀大一圈,并更加快速的抽动几下后,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就这样射入她的阴道,扩散开来的温暖带来的不再是恐惧,而是更高的快感,少女已不在乎这些精液将带来的后果。


  服侍抽动的肉棒同时,她的双手也没闲着,她主动伸握住其中两只哥布林的阴茎,先是用白皙葱指和细嫩手心,轻轻抚弄那凶恶的棒身,接着手指一握就开始套弄那两根肉棒,先是轻轻套动,接着慢慢加快速度,这是哥布林第一次遇到雌性主动帮忙手交,柔软掌心的套弄,让两只哥布林在酥爽和困惑中,将黄浊的精液喷向少女的脸庞,滑落的精液弄脏披散开来的淡棕色长发。


  少女淫荡的表现,让她的周围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哥布林,每只都恣意地蹂躏着少女,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精神却越来越兴奋,少女已成为一具毫无理智的性交人偶,放纵自身徜徉於高潮的波涛,身体则任由哥布林玩弄……等到第二天清晨,哥布林全部撤离,幸存的村民整理残破的家园时,无论是躲起来的少年,或是被哥布林蹂躏的少女,都无人再见过他们的身影……






  【完】